让“潜伏”的腐败分子“浮出”水面

来源:龙纪宣   作者:邱碧青  时间:2018-03-20 09:27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安徽:机动式巡视显威力 18名厅处级干部被审查 》一文。该文讲述了安徽出版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亚非边腐边升25年,卸任后仍不收手,最终倒在了机动式巡视上。腐败时间长达25年,时间如此之长,着实令人印象深刻,触目惊心。

“潜伏”一词主要用在谍战剧中,如2008年的热播谍战剧《潜伏》中,我党地下工作者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保密局天津站,为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党的十八大以来媒体披露多起腐败案之后,我们从中发现,原来能玩“潜伏”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地下工作者,一些腐败分子才是“潜伏”的高手,案发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腐败很长时间了。

腐败如同许多疾病一样具有“潜伏期”。《澎湃新闻》曾披露的多起厅官巨贪案,他们有个共同特点:时间久,埋得深。有的违纪违法行为发生在七八年以前,有的发生在任县处长或者科长的时候。《财经》杂志曾刊载《官员腐败潜伏期平均达10年“59岁现象”并不显著》一文,该文称,通过对官方公开信息明确提及涉案起止时间的30例样本的统计表明,这些案例的腐败“潜伏期”平均值长达10.26年,腐败潜伏期最短的是3年。《法制晚报》曾梳理十八大后获刑的90名大老虎发现,像这样的超长“潜伏者”不在少数。王保安、申维辰等人在内的4名老虎潜伏期均超20年。

腐败分子潜伏期越长,其所造成的危害越大,除了破坏一地的政治生态,增加日后的侦查取证难度外,还会让国家财产蒙受巨大损失。如安徽出版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亚非,经检察机关指控,1992年至2017年间,王亚非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现金、购物卡、公司股份、金手链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522.3045万元、美元4.75万、金条400克,为他人在业务承揽、资产重组、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此外,2001年至2013年,王亚非利用职务之便,个人决定将单位公款供给其他个人使用或者以单位名义供给其他单位使用,谋取个人利益,合计挪用公款8150万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潜伏”着腐败分子的危害性可见一斑。王亚非式的腐败分子被查处,给其他干部敲响了警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从来都不会缺席。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指出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的反腐理念。因此,反腐更应聚焦腐败分子的潜伏期发力。只有把潜伏腐败分子尽快揪出来,才能防止干部由小苍蝇演变为大老虎,才能避免经济被继续蚕食鲸吞,才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讲话精神的有力举措。反腐败斗争的实践证明,腐败分子东窗事发,通常具有偶然性,如果只利用传统手段让“潜伏”的腐败分子“浮出”水面是非常困难的。

“潜伏”的腐败分子“浮出”水面,纪委监委机关应把责任担起来,主动作为。对边腐边升的,严格落实“一案双查”,既追究当事人责任,也追究相关领导责任以及监管部门责任,对典型问题坚决曝光,达到问责一个、震慑一批、教育一片的效果。同时对于纪委监委干部来说,应转变思维方式,跳出传统工作模式,主动运用现代化技术手段参与反腐败斗争中来。信息时代应运而生的大数据技术,为反腐工作提供新思路,大数据的运用弥补了传统手段的不足,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正在积极探索运用大数据这一现代科技手段,让隐形“四风”无处藏身、让变异的腐败现出原形。有了大数据这双“火眼金睛”,“潜伏”的腐败分子侥幸心理变得更加不堪一击,才会渐渐浮出水面,漏出原形,才能迎来官场的阵阵清风,才能实现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报告提出海晏河清、朗朗乾坤。